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儿童文学

《北漂诗篇2018卷》出版

发布时间:2019-06-09 15:3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47)

    《北漂诗篇2018卷》出版

    师力斌一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读完了这些诗作。 每一首都具体鲜活生动,让我感觉,这本诗集就是北漂一族的灵魂聚集,诗句就是诗人们的肉身。

    是的,生命体验对于诗歌来说太重要了。

    一首诗如果没有生命体验,它就很可能没有感染力。 百年来,关于诗是什么,诗怎样写,我们已说过太多,然而,理论上的推演论证分析,一切概念说法主张,最终都抵不过生命书写。

    读这本诗选,那些跳动在诗句中的体验和灵魂,使我无法割舍,也不忍在理论上啰嗦。 本来,我在2017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北漂诗篇》中写过一个长篇序言,感觉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这本性质相同的书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但读完这些诗句,诉说的冲动无法自抑,我对这些大部分都陌生北漂诗人的尊敬和喜爱无法自抑,频频共鸣于他们的生命体验和灵魂呼喊。 我深切地感到,我需要去做的,仅仅是将这些丰富斑驳鲜活的生命书写罗列出来。

    最近,的一番话于新诗颇有启示。

    他在《十月》杂志系列访谈接受行超访谈谈到《红楼梦》时说,“你看它写的是贾府的衰败,实际上写的是国家的衰败,发生的故事。 所以作品一定要写大家同感的,扩大就是人类同感的东西,大部分人群同感的东西,进步的东西,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作品才有价值”。

    在诗歌理论探讨中,我们很难把握什么是“大家同感”,但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本诗选,却让我切实感受到贾平凹所说的“大家同感”,让我产生了不断的共鸣,有压抑不住的诉说冲动。

    这些诗向我传达的,不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而是一大群人喧哗骚动的;不是时光安稳神闲气定的,而是世事变幻捉摸不定的;不是停驻静思小憩的,而是流动颠簸纠结的;不是高高在上显而易见的,而是深深潜藏在城市之流底部不易察觉的;不是饱暖安逸无所用心的,而是挣扎打拼呕心沥血的;不是一个人能写出来的,而是千百个人极度膨胀的、多面的、纷繁复杂的群体体验和心理状态,是这一个,也是那一群。

    简言之,既是一个个个体的心理告白,也是一个独特社会群体的心理呈现。 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比北漂更复杂的群体感受了。 北漂一族寻找,打拼,忍受,期冀,辗转,流离,创造,失败,呼喊,叹息,他们写出了活生生的、五花八门的生命体验,呈现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刘浪写出了出租屋的诗意逼仄:“由于狭小,屋里的每件东西都有多种用途/唯一的桌子,既是饭桌也是书桌/仅有的窗户,既用于采光也用于眺望/那扇门,一旦关上就没有另外的出口/这张床,是他们争吵的地方也是他们和解的地方”(《由于狭小》)。

    冯朝军写出了寄人篱下的低头:“和我一样,他也是一个失败者/和我一样,先是不服/然后慢慢学会了低头/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独自包扎/流血的伤口”(《伤疤》)。

    徐良园写出了抛家舍业的内疚自责:“歉收的牛郎啊/竟敢踏上城市浪漫的鹊桥/生活的包袱/也幻想到城里去甩掉”(《逃跑的牛郎》)。 朱子庆这样描述城市的土地:“城市的庄家蛰伏在股市里/从不祈求风调雨顺”(《土地的概念》)。 蔡诚写下疲惫:“北京的人群里/我追逐梦想的洋流,四处赶海/吃苦受难的肉体,如浪涛磨光的卵石/挺在潮中,所有的日子都指向行动/黑夜不只留下无力,还有月光留下的/星星盈满眼眶,有时照亮大海如镜”(《光线》)。

    李若写出了在亲人面前的委屈:“是不是731细菌部队/不对不对/这是家具厂打磨车间//久久地站在门口/像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孩子/我大喊一声/姐姐/哭出声来/嘴咧得比裤腰还大”(《姐姐》)。 周江华通过井盖写出了对京城的双面体验:“一面任人践踏,任车轮碾压/任生活的重负,突如其来/磨掉突出的骨节,雨天/就把洗得褪色的路锥戴在头上/对路人显得彬彬有礼//一面嗅到体内腐烂的气息/叩问长长的黑暗,叩问/老鼠和蛇洞穿水流后的寂静/但无人应答”(《观察清华东路的窨井盖》)。 北漂诗人们还写出了斑斓光鲜背后的隐秘:“光鲜的,让人怜爱的姑娘/那些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故事,又是什么味道/(病毒拥有斑斓的色彩/就像我们身处着的,昏暗的走廊)”(马晓康《北京的味道》);写出了拥堵轰鸣的超大城市的粉碎性力量:“到处都是北京。 蜗行的车,飞鸟吼声破天,/捐躯般个人的体验。

    ”(赵应《障壁》);写出了公交上的歧视:“售票员报出来的每个站名/都在嘲笑他的无家可归”(赵帅《在北京西站抽根烟》);写出了漂泊中的不平等:“我和他们,不能用排比句/不能平起平坐,不能称兄道弟/列出我们的关系式是/你大于我,我小于你/永远都是不等式,只有一个解”(李舒兰《小镇人在北京》);写出了不屈不挠的抗争与坚持:“大地也为之动容/于是,把所有的养分集中在这里/——地母不能渴死一个向上的灵魂”(周步《一棵树》)。

    星汉写出了漂的寂寞:“沉默的样子/使我相信一件旧衣服/也会寂寞/也会孤独/也会陷入绵绵不断的忧伤”(《旧衣服也会陷入绵绵不断的忧伤》);王秀云写出了平淡生活中的奇迹(《喜鹊飞到22楼》);曹谁写出了现代都市中时光的残酷:“我们周游着古老的故国/一圈一圈旋转/梦还没有醒来/少年倏忽就变成白头”(《二环线上的她酣睡如鹄》);红河写出了身份的尴尬:“我没有调到北京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不属国家干部”(《原因》);陈炳南写出了后悔:“鸽子飞过,诉说它的遭遇/它发誓下辈子再也不做一只鸽子”(《秋逢》);紫箫写出了分裂感和难以克服的忧伤:“也许/我们不会为自己的青春/感到懊悔,我们却正在/失去儿时的小城和河堤”(《夜幕下》);刘善栋写出了受挫:“夜里的风横扫一切/骄傲的芦苇倒下了”(《誓言》);鲁橹写下彻骨的冷和宿命:“我们这薄如蝉翼的身体啊/从定居这阴晴不定的人间开始/就早已能忍受这阴晴不定的人间”《我们拒绝不了冷》;阎松写下在北京稳定的父亲:“一个稳定的父亲/如同窗外那栋老楼/毫无美感,却也没有/任何拆掉的理由”(《稳定的父亲》);李川李不川写下飞逝的时光:“时间,你过得真快/你能否慢下来/再坐过来,看着我细腻的笔触/我们慢慢过日子”(《和时间聊天》);张后写出了自然给人的喜悦:“雪花扑在脸上,一股来自天国的香气/让人充满信服”(《碧云寺遇雪》);孙殿英写出了以物观我:“如果我也是一只鸟/那棵树上/至少还会添加一个鸟巢/偌大的平原/找棵树真不容易”(《九个鸟巢一棵树》)。 读这些诗句,油然而生肌肤相触的切近感,如影随形的带入感,和针扎锥刺的刺痛感。 不装,不作,随手从生活中捡来砖块,砌出令人心动的建筑。

    安琪《故乡雨大依旧》一诗,几乎是泪流满面地写下自责悔恨和无怨无悔的极端矛盾心态:。

    上一篇:《北平无战事》:本体的坚守与方式的创新

    下一篇:《北美传播政治经济学研究》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