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儿童文学

已惊颜索寞,渐觉鬓凋残:薛媛《写真寄外》诗歌赏析

发布时间:2019-07-09 11:5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7)

    已惊颜索寞,渐觉鬓凋残:薛媛《写真寄外》诗歌赏析

    写真寄外薛媛欲下丹青笔,先拈宝镜寒。 已惊颜索寞,渐觉鬓凋残。 泪眼描将易,愁肠写出难。 恐君浑忘却,时展画图看。 赏析:薛媛是晚唐濠梁(今安徽凤阳)人南楚材妻。

    楚材离家远游。 颍(今河南许昌)地长官爱楚材风采,欲以女妻之。 楚材欲允婚,命仆回濠梁取琴书等物。

    善书画,妙属文(见《云溪友议》卷上)的薛媛,觉察丈夫意向,对镜自画肖像,并写了上面这首以寄意。 楚材内心疚愧,终与妻团聚。

    这诗表达了诗人对远离久别丈夫的真挚感情,隐约透露了她忧虑丈夫别依丝萝的苦衷。 刻画心理活动既细致入微,又具体形象:时而喃喃自语,时而如泣如诉,诗情画意,跃然纸上。 诗一开头,就通过手的动作来展示心理活动。 她提起丹青画笔,正想下笔作画。

    然而,她犹疑了。 怎么画呢?还是先拈宝镜,照照容颜吧。

    可是一拈宝镜,却给她带来一股寒意。 宝镜为什么寒?是冰凉的镜体给人一种寒的感觉呢?还是诗人的心境寒凉呢?一寒字,既状物情,又发人意。

    颔联进一步写诗人对镜自怜:她心中已自感玉容憔翠,而今细细端详,发觉鬓发也开始有点稀疏了。

    惊是因为颜索寞而引起的心理活动。 已惊表明平素已有所感触,而今日照镜,更惊觉青春易逝。 颜索寞,明显易见;鬓凋残细微难察,用渐觉一语,十分确当写出她愈来愈苦这一心理状态。 泪眼描将易,愁肠写出难。

    泪眼代指诗人的肖像,愁肠指心灵的痛苦。 一易一难,互为映衬。 这里用欲抑先扬的手法,在矛盾对比中,刻画怀念丈夫的深情。 《牡丹亭》第十四出杜丽娘自画肖像时说过两句话:三分春色描将易,一段伤心写出难。

    当是脱胎于此。

    尾联点出写真寄外的目的。

    诗人辞恳意切地叮嘱丈夫:想你大概把我完全忘光了吧,送上这张画,让你时时看看我。

    恐,猜想,是诗人估量丈夫时的心理状态。 浑,全也。 一恐一浑,准确地描绘出自己微妙的感情活动。

    本来,仆人回家取琴书等物时,诗人察觉丈夫已有别依丝萝、把糟糠之情全忘却的意向。 但她在诗中却避免了作正面的肯定,而用了估量、猜测的口吻,这就不致伤害丈夫的自尊心,而且给他留下回心转意的余地。 一恐字,把诗人既疑虑又体谅丈夫的感情,委婉曲折地吐露出来,可谓用心良苦。

    末句,直陈胸臆,正面规劝丈夫:时展画图看,遥应首句,语短情长。

    此诗对人物的神态动作描写和心理活动的刻画是很出色的。

    它也从侧面透露出封建时代妇女的不幸和痛苦。

    上一篇:往昔回忆:恋上你的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