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儿童文学

德国选择党,昙花一现还是洪荒猛兽

发布时间:2019-06-12 17:3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82)

    德国选择党,昙花一现还是洪荒猛兽

      【本报驻德国、英国特约记者青木纪双城丁雨晴】编者按:法国国民阵线,34%的大选支持率,577个议席占8席;荷兰自由党,150个议席占20席;瑞典民主党,从2014年开始成为本国第三大党,349个议席占48席……这份欧洲极右翼政党的优秀成绩单上如今要新增一员:德国选择党,9月24日以%的选票首次进入议会,一跃成为该国第三大政党。

    这是德国二战后第一个在议会中取得大量议席的极右翼政党。 几十年来,德国对纳粹历史的反思似乎已让该国对极右势力的蛊惑具有免疫力。 现在,选择党的成功无疑是对德国社会的巨大冲击。

    不过,刚尝到胜利果实的选择党或许很快要尝到苦果其党主席选后第二天就表示不参加该党联邦议院党团,内部矛盾已摆在台面上。 选择党崛起的背后,看上去危机四伏。

      白色高楼里的神秘房间  选择党总部的大厅已经站满了人。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还没走进位于柏林希尔街9号的选择党总部,就有刚从这栋现代化商业楼跑出来的欧洲记者好心提醒说,必须要找到选择党的媒体事务负责人,否则不会有该党的选举代表接受采访。 这一天是德国大选日9月24日,此时投票的出口民调已经公布。

      希尔街位于柏林最大的蒂尔加滕公园南边,距离著名的卡德威百货商店不远。

    可以说,这里是闹中取静的绝佳位置。

    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的总部就在几百米之外。

    在大选期间,基民盟的康拉德·阿登纳之家、社民党的维利·勃兰特大厦等政党总部频频被提及,然而选择党的总部却极少出现在德国媒体里。   选择党所在的8层白色高楼看上去非常普通。 这座商业楼里还有银行、德国度假屋协会等机构。

    走在希尔大街上,《环球时报》记者没有看到选择党的标志,在大楼前只看到几个抗议者。

    当记者试图走进去时被警察拦住。

    对方说,未经选择党同意,不得入内。

      德国记者朱丽叶曾在选择党总部采访过高兰德,他是该党首席候选人之一,也是副党首。

    她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选择党位于大楼6层(相当于中国的7层),其办公室外有一道玻璃门,只有从里面才能开。 门外没有明显的标志,只有按铃键上有小小的选择党字样。

    办公处设施非常简单,没有像其他政党一样有气派的大厅、多功能房间。

    朱丽叶是过去一年来极少数进入总部采访的记者。 高兰德曾对她说,他们要防止有人闯入大楼。 也难怪,选择党的选后庆祝会没有像基民盟、社民党那样在总部举行,而是选择柏林亚历山大广场旁边的一家知名俱乐部。

      大批德国人从24日晚至25日前去亚历山大广场抗议。

    德国选择党柏林分部的主要负责人马库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该党在全德的庆祝会其实都是秘密举行的,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只有柏林的庆祝会有个别媒体注册采访。

    然而,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他们在各地的庆祝地点,号召大家一起去抗议。

    比如,汉堡的选择党成员在一家酒吧举行庆祝会,刚开始没几分钟,警察就过来告诉他们有人正号召来这里抗议,庆祝活动必须马上结束。   马库斯说,这是始料未及的情况,这些透露消息的人有可能是活动所在的商业场所相关人士,也有可能是记者。

    马库斯说,他们不开放办公大楼、不公开各种内部活动,就是为了保证安全。 成立初期,他们曾吃过很多这样的亏。   想采访选择党的候选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几天,该党总部媒体部门的问询电话永远都只能听到答录机的声音请稍候再拨打。 这和《环球时报》记者早前联络德国基民盟和社民党所获得的积极回应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柏林从事电子商务的艾伦告诉记者:一方面,你不是他们的首选媒体。

    他们愿意接受采访的媒体,基本上是支持右翼思想,或者是在全德范围内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的;另一方面,这些年也很少看到他们的候选人代表在媒体上亮相。

    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在一个小镇接着一个小镇用喊口号来进行鼓动。

      在柏林街头,经常能看到选择党布卡(穆斯林服饰)?我们有比基尼就足够了的竞选海报。

    它们往往挂在一连串各政党竞选海报的最高处。 当地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样做可以解释为,选择党希望人们能远远看到,但也可以被认为,他们不确定是否会有路人讨厌此类宣传而想要撕毁,索性就挂得高高的更安全。

    上一篇:德国选择党为何能异军突起

    下一篇:德国面包为啥大小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