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儿童文学

1474,怎么是你?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12:16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40)

    1474,怎么是你?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一  ps:别急,马上还有一章:)心情糟糕,浑浑噩噩的王勃开车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途径烈士墓的“世纪新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就把车开进了“世纪新城”的小区。

    梁娅和钟嘉慧曾在这里租了一套精装修的两居室,当时的王勃也豪气,直接大手一挥的付了两年的房租,可惜两个女孩住了一年多,就被他活活气走了。 房子的租期还剩下大半年,所以也没退房,一直空在那里,两个女孩儿离开后,王勃便再也没去过。

    然而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很想上去看看两个女友曾经住了一年多的地方。 两人租的房子在三栋的8-8号房。 王勃沿着绿草如茵的小区花园走到三栋跟前,乘坐电梯来到八楼,走出电梯,看了眼贴在对面墙上的指示牌,直接右拐。

    走到门楣上标着8-8的门牌号前,防盗门紧紧的关着城市公寓的房门大抵如此,99%的时间都处于关闭的状态。

    王勃摸出钥匙,插入,轻轻的右旋。

    可是,没打开!王勃当即一愣,以为自己拿错了钥匙。

    他立刻抽出钥匙,仔细一看,钥匙并没有错。

    这把他几乎没怎么用过的陌生钥匙的确是属于这里的。

    王勃再次把钥匙插进锁孔,扭动,还是没反应。

    “难道是里面有人反锁了?”王勃吃了一惊。

    正确的钥匙却开不了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里面有人,把门反锁了!这房子他付了两年的房租,时间未到,房东不可能跑过来,那么里面的人……王勃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装了一个马达,“砰砰砰”的飞速跳动起来。 梁娅和钟嘉慧为什么会回国,回国后也不告诉他却偷偷的跑到曾经租住的公寓躲起来,王勃不知道,现在的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将门敲开,然后将两个女孩紧紧的拥入怀中!“咚咚咚”王勃抬手敲门。

    俄顷,门后传来了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而后是开锁声,门应声而开。

    “啊”“啊”两声“啊”几乎同时响起,房门内外的一男一女一起呆住。

    “师姐,怎么……怎么是你?”王勃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张馨月,难以置信的说。

    正在家中看书的张馨月,看到站在门口的王勃,也是大吃一惊,惊慌失措。

    “小勃,你……你怎么来了?……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是这样的,嘉慧离开前,把公寓的钥匙给了我,说……说还有大半年时间才……才到期,空着的话,可惜了,让我……让我愿意的话,就过来住。 我最近因为考研,想……想找一个安静的环境,所以……所以前不久搬了过来。

    ”此时的张馨月,脸红筋涨,结结巴巴的解释,只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人当场抓了现行的小偷似的。

    王勃回过神来,看着面红耳赤,无比慌乱朝自己解释的张馨月,顿时有点歉意,自己的突然上门,大概是把对方给吓着了,于是赶紧安慰对方说:“没关系的师姐。

    我今天也是路过这里,心血来潮的就想上来看看,没其他的意思。

    这里你还住得习惯吧?”王勃一边说,一边朝门缝内瞧了瞧。 “挺……挺惯的……”张馨月红着脸点头,见王勃在朝门内瞧,一下子清醒过来,同时在心头暗骂一声该死,急切的冲王勃说,“啊,小勃,你……你进来坐吧。

    ”一边说,一边拉开厚厚的防盗门,让出“挡路”的身体。 “不打扰你温书?”王勃笑了笑,看到了对方手上拿着的一本《邓论》,估计自己刚才敲门的时候对方正在埋头苦背吧。

    张馨月摇头,脸红红的说:“我,我也就瞎看。 ”王勃走了进去,张馨月从鞋柜给他找了双男拖鞋,是以前梁娅给他预备的,待他脱了鞋后又蹲着把他换下的休闲鞋小心的搁在一边的架子上。

    一个人在家里,张馨月穿得十分的随意,上身一件红色的,正面印有一个卡通人物的卡通毛衣,下身则是一条夏天的花睡库。 毛衣有点小,对方站着还没什么关系,一蹲下来,毛衣的下摆便急速的朝上提,睡库的松紧带则朝下缩,在背臋的交界处,便露出一抹亮眼的白和一线隐藏在花睡库里面的白边。

    王勃只瞟了一眼,赶紧把视线挪来。

    张馨月既是校友,老乡,又是好友,这种便宜,还是不去占的为好。 换了鞋,张馨月把他迎接到客厅,手上的《邓论》也放到了茶几上。

    此时的她,在经过最初的紧张后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笑着道:“小勃,我给你泡杯茶吧。 ”“不用,师姐,我就坐一会儿。

    ”“没事儿,你等着哈,我现在就去烧水。

    ”“真不用……”但张馨月还是去厨房烧水去了。 洗水壶烧水期间,张馨月猜测着王勃这么晚过来干嘛,又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通知钟嘉慧一声,告诉她她男朋友在这里。

    但是一想到对方在美国,需要国际长途才能通知得到,便只有作罢。 “算了,明天去网吧上次网,给嘉慧扣q留言,说一下好了。

    ”张馨月想。

    灌满水,插好电的张馨月重新回到客厅,在王勃的旁边坐下。

    “小勃,婷婷姐和华华姐的新歌好好听,尤其是《一只老鼠》,感觉好搞笑。

    广播站的学妹们说,现在她们几乎每天都要放一遍。 ”张馨月勾了勾自己耳边的头发,笑着道。 张馨月在广播站当了两年的播音员,不过今年大四后她便“退居二线”了,偶尔去站里给新人做做指导。 “一般般吧。 唉,我也是被两位姐姐催得没办法,随意写了两首应景。

    你不觉得这两首歌的水准有点下降吗?”“不觉得啊!感觉挺好听的!现在走在大街上都能听到《两只蝴蝶》和《一只老鼠》,婷婷姐和华华姐这下是真的火了。

    小勃,你说婷婷姐和华华姐有没有可能今年上春晚?”“这个我哪里晓得?我又不是春晚的总导演。 不过,凭我姐和婷婷姐现在在国内的人气和火热度,只要今年春晚的总导演眼睛不瞎,就应该请这对当下国内最火的人气组合了吧?”王勃说,“对了,师姐,你的考研复习还顺利不?有多大的希望?”张馨月毕了业没立刻出社会工作,而是选择考研,而且考的还是c外的研,这个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上辈子对方大四一毕业,就消失不见了。

    除了张馨月,和张馨月一起选择考研的还有陈香和伍雪,报考的也是c外的研究生。

    两人和张馨月一样,今年都大四,如果不考研,明年就要出社会上班。 三个每天跟他吃饭的女孩儿,没像前世那样毕了业就离校,而是一起选着继续深造,继续深造的地方还就是本校,有时候一想到这个,王勃就感觉有些“压力山大”。

    三女没有按照上辈子的人生轨迹行走,而是选择了一条和上一世迥异的道路,显然是因为他的原因。

    他的出现,两三年来跟他的朝夕相处,三个女孩儿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都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了改变。

    十分感谢“魔天鬼使”老弟总计25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永夜狗”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魔法门wog,cqbn聊聊而已1位兄弟姐妹的倾情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

    上一篇:半世离愁,为你等待;一世容颜,为你倾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