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儿童文学

第一百七十九章 留下李惜芸 三

发布时间:2019-06-10 14:28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96)

    第一百七十九章 留下李惜芸 三

      管阔用秦杀拄着地,挡在拐角处,站在正中间,一动不动。     铁山无倚靠着宫墙,抱着枪,闭着眼睛,同样也是一动不动,仿佛是睡着了。     一夫当关的事情,王独做过,在今天,管阔也想要做一下。     李惜芸并没有看见他,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便知道就是他,不会是别人,于是唇角噙起一丝笑意来。     就那么淡淡的,温温的,好似有些馨香。     小遥望了望拐角处,又侧头望向李惜芸,再望了望拐角处,如是几次,她像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在他们所有人都觉得那个家伙不会来的时候,他却来了。     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他来了,便是一切。     李惜芸抬起头来,望着蔚蓝的天空,还有绵长的白云,心想:皇宫的苍穹,竟然也会如此美丽。     “你是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    前方传来最前头一名壮汉的呵斥声。     管阔和铁山无都穿着北唐军队的盔甲,他们忽然跳出来来了这么一句,谁都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最起码从他们看来,以他们两个人的力量,要劫走李惜芸,简直是痴心妄想。     而威远将军的亲兵却是冷笑一声,并不想同他们多加废话什么。

        “拿下!”    他直接丢出了这两个字。

        不管管阔和铁山无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胆敢在他们的面前宣称要劫走李惜芸,这不仅仅是对他们的亵渎,更是对李惜芸的亵渎、对李择南的亵渎。     先拿下再说,管你什么牛鬼蛇神。     前头的士兵们挺着长枪,带着狞笑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找到了李惜芸,他们意气风发,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痛打他们的**该会是多么强烈?    铁山无依旧闭着眼睛,抱着枪,倚靠着宫墙,一动不动。

        管阔提刀。

        面对着从前头各个地方刺过来的枪尖,他一刀横劈。     这一刀的韵味很浓,如同那一夜管清和的刀一样大开大合。

        四五根枪尖零零散散地落了一地。     他的身体凌空而起,避过了依旧刺过来的枪杆子。     直到向前伸尽,那些北唐士兵们才看着光秃秃的枪杆子,纷纷愣住了。

        管阔一刀下劈。     浩荡的气息化为实体,顺着刀身掀起一大股的风暴。

        前扑的士兵们就像是大浪中的小舟,被一个个地放倒了一大片。

        这里面,就包括那一位实力强悍的威远将军的亲兵。

        此时此刻,这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隐约有些慌乱起来,他们带着瞬间撂倒管阔的心态而来,却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碰上了一个什么东西,那种猝不及防的感觉,是如此深切。

        管阔的身形已经掠到了拐角处。     他看到了那一抹鲜红。     李惜芸正静静地望着他,唇角噙着微笑。

        当和她的目光相触的一刹那,一种很古怪的力量便涌遍了全身各处。

        她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可是管阔明白,只要自己稍微有点失误,功败垂成,那么她便会永远离开自己。

        “杀了他!”那名亲兵狼狈不堪地爬起,下命令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之前他只想拿下管阔,而且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然而现如今他改变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杀死那个家伙,才能够洗刷在这里的这么多人的耻辱。

        管阔的身形从空中落了下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李惜芸侧了侧秀首,感觉小遥把自己的广袖握得更紧了。     小遥往日里对管阔有诸多仇视,但有的时候有些期待却不会表现出来,而是会埋藏在心底里面。

        其实她也希望当自己有像李惜芸一样的遭遇的时候,有一个男人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哪怕像是管阔一般令人讨厌的家伙。

        李惜芸的俏脸上闪过一丝隐忧,她很担心,可是她没办法。     她用细长的眸子瞄了一眼一旁长流宫卫的首领。

        对方看到了她的眼神,一咬牙,举起刀来,暴吼一声:“保护公主杀出去!”    “保护公主!”    “保护公主!”    ……    这一声大吼迎来了那十几名长流宫卫所有人的附和,他们纷纷举起刀来,以表示自己对长流宫主的忠诚。

        与此同时,铁山无蓦地睁开了眼睛,铁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不再被他抱在怀里,而是用双手绞在背后。

        他一枪横抽,像是要抽断山脉,巨大的威力让那些还在关注着管阔的北唐士兵们倒下了一大片。     ……    ……    尸体,尸体,还是尸体,到处都是尸体。

        高耸的临风台,石阶上,鲜红的血伴随着尸体一层又一层地流淌下来,就像是一个血色的祭台。

        盾牌和铁枪组成阵列,封住了临风台石阶的各处,没有任何的退路。     北唐士兵们看着触目惊心的惨状,只能够维持着阵型,留存着心中的敬畏,停留在了那里。     关偃月浑身都是血,拄着刀,垂着首,一动不动,谁也看不清他的脸。

        鲜血顺着刀身缓缓往下流淌,那是他的血,更多的是北唐人的血。     他终于杀到了临风台的高处,只是并不是最高处。

        高处的风更加猛烈,他的披风在咆哮。     而启明殿前的南吴大旗,也是在猎猎作响。

        但是他看到有一个人站在了那里。

        北唐的威远将军。     威远将军面无表情地遥望高处的他,拔出了腰畔的唐刀来。     对准了大旗的旗杆。     关偃月虽然低垂着首,但是因为他在高处的缘故,他把这一切都用余光看到了。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最终却是叹息了一口气。     刀光乍现,旗杆被斩断,南吴的大旗徐徐倒下。

        北唐军队石阶上的阵列往前压了上去。

        他想要站起身来,继续战斗,但是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哪怕是让吴钩刀离开地面。

        伸出盾牌的长枪贯穿了他的身体,先是一枪,随后是第二枪、第三枪。     鲜血止不住地从他的伤口处涌出来,那些刺枪的士兵们有些战栗,甚至手都有些颤抖。 Ps:书友们,我是浮华缥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篇:七百九十五 大破匈奴

    下一篇:第八百一十二章 荆州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