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儿童文学

《北平无战事》:本体的坚守与方式的创新

发布时间:2019-06-09 15:3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63)

    《北平无战事》:本体的坚守与方式的创新

    上海京剧院的新编京剧《北平无战事》由长篇同名电视剧改编而来,这让我们看到京剧作为全国性剧种在表现现代生活中的担当。 它正在积极地开拓题材、直面当下。

    我们看到主创人员努力让生命经历、情感经历的细腻呈现取代历史的空洞演绎。

    尤其麒派演员陈少云饰演的谢培东在“哭女”这场戏中,用一大段“反二黄”成功地传递出一位父亲的悲恸与愧疚。 我们也能看到主创人员对传统程式表演的坚守。 陈少云在“追女”这场戏中,运用了麒派“跑圆场”的身段,创造了一套表现紧急行车的舞蹈动作,他与饰演车夫的演员闪转腾挪,在舞台上呈现出“有意味的形式”,使得焦急、恐惧的内心情感通过程式动作外化。 这部剧也引发了我对戏曲改编现代长篇谍战故事的一些思考。 电视剧人物众多、关系复杂、头绪繁复,这种群戏,很难确定绝对的主角,戏曲显然不可能照搬。 但是,搬演波诡云谲、逻辑细密的谍战故事,对向来重抒情的戏曲而言是难题和挑战,也可能是一个转机。

    由于体裁容量、故事讲述方式发生了变化,取舍和重构如何进行,才能实现文体的成功转换?怎样剪裁、组织,才能使戏曲舞台上的《北平无战事》既符合戏曲本体特征,又保持原剧的谍战气质和风格?我们不妨看看戏曲史上两个成功的改编案例。

    1958年,上海越剧院把古典名著《红楼梦》搬上舞台,它抽出宝黛爱情这条线索,又自然地组织进宝玉不肖种种的场次。

    在剧中,憧憬自由的爱情、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宝黛成为旧时代的叛逆者,通过故事的推进,主创把悲剧的根本原因指向礼法的阶级压迫。 1956年,浙江国风昆苏剧团晋京献演新编传奇《十五贯》,它是在旧本传奇的基础上压缩而成的。 原本双线叙事的结构被削减,只留下熊友兰、苏戌娟这条故事线,再通过对况钟、周忱、过于执三位官员观念和行动的修改,确立起反对官僚主义、反对主观主义的主题,满足了群体的期待视野。 上面两部生成于“十七年”时期的戏曲经典都源自于长篇,又都通过取舍,不仅获得一个完整有序的故事,还拥有了全新的主题。 所以,我认为,在舞台演出条件和观众集体审美趣味的隐形操控下,线索明确、情节紧凑、首尾完备是现代戏曲文体的基本特性。 从网状或者多线叙事中抽取出一条明确的主线,是一种可以顺利完成艺术形式转换的方式。

    把电视剧《北平无战事》搬上京剧舞台,怎样才能把原著这片桑叶吃进去,吐出属于京剧的那缕丝?我认为,强调细节、刻画内心、注重关系的谍战剧,在向谍战戏曲转变时,精神气质需要坚守,但不必拘泥于先前的人物关系、不必执着于原本的故事片段。 从《北平无战事》的场次安排不难发现,目前的故事讲述还是存在片段杂糅的倾向,舞台上实际呈现了三段故事:谢培东营救方孟敖、徐铁英杀害谢木兰、程小云担责。

    同时,还插入了刘云向谢培东传达和平解放北平指示,以及谢培东、方步亭、谢木兰共议时弊的戏。 虽然救方、杀女、担责三段故事矛盾集中、起伏明显、某些片段的主要人物也保持一致,但由于故事相对独立,串联在一起气韵阻滞,并未能形成强大、持续的戏剧张力。

    因此,在舞台上我们未能看到一个气韵贯通、层层推进、走向高潮的故事。

    戏曲文体在结构上表现出一些非戏曲化的倾向。

    京剧《北平无战事》还有“得民心者得天下”“丹心一片筑太平”“何须天下尽识君”的立意,每个主题都需要宏大场面、复杂关系、众多情节予以呈现。

    把原剧重新熔化在炉膛中,浇铸出属于京剧的故事结构,才可能翻造出别样的主题。

    个人以为,《北平无战事》也可以紧紧抓住谢培东、方孟敖和谢木兰三人,讲述同一个家庭中的地下党员从不知、相疑,到结盟与牺牲的故事。 通过典型性人物的塑造,展示地下党员的群像。

    同时,在这一过程中展示个体所拥有的作为人的真实情感的挣扎和升华。

    传递出隐忍、坚守、大爱的精神内涵,让观众真切体会小人物与大历史的辩证关系。 戏曲改编需要同时兼顾本体的坚守与方式的创新。

    通过结构编排、故事再造、唱白写作完成文体的切换,通过叙述方式的更改,打造别样的审美空间。

    这不仅是跨文体戏曲改编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也是戏曲现代转型中“沿”与“革”的所在。

    上一篇:《北京市公共租赁住房租赁合同》示范文本公开征求意见

    下一篇:《北漂诗篇2018卷》出版